”阿列克费洛维奇对自己的保镖们冷冷地道

2019-08-01 15:20:00
yyhadmin
原创
94
“你怎么从他们身上看出破绽的?要是我说不定就把人交给他们了。”谢尔盖小声道。“是他们自己露了马脚。”林锐皱眉道,“不过现在情况变得更糟了,我们得找地方藏身。然后让总部联系雇主,告诉他们这两个特工已经被收买变节,让他们重新确定交人的地点。”“可是这样的话,我岂不是又要在这里耽搁几天?”疯马皱眉道。“瑞克,夜长梦多啊。”“没错,所以我们一点都不会耽搁,在他们重新确定交人地点的同时,我们不会停下。我跟叶莲娜和谢尔盖进入塞尔维亚,并且通过阿拉丁的关系网,偷偷进入俄罗斯。跟俄罗斯情报部门在俄罗斯境内完成交接。”林锐点头道。“你是说先抛出一个幌子?”将岸皱眉道,“让所有人都以为我们还在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的边境附近。但其实我们直接绕道进入俄罗斯,把这个家伙交给人?来个暗度陈仓。”“没错。”林锐点点头道,“我们再在这里等下去不明智,但是我们更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。阿拉丁在欧洲东南部有很大的走私交易网。大量武器就是这样被他倒卖到非洲和中东的,所以我们通过他的关系,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俄罗斯。”“好吧。”将岸点点头道,“这看来是我们目前最稳妥的办法了。毕竟带着埃米利乌斯,我们根本不可能走正常途径了。那些的残余势力从来不在明面上,而在暗中,也许到处都有他们的眼线。不过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戏弄雇主了?”“他们已经把我们坑得够苦了,况且我们也没有戏弄他们,而是提供更好的服务,直接送货上门,免提取。”林锐耸耸肩。“不过我们要分开行事了,我和叶莲娜、谢尔盖押送埃米利乌斯去俄罗斯,你们其他人先撤。”“这不好吧?”疯马皱眉道。“如果遇到麻烦,你们三个能应付么?”“正因为我们不想遇到麻烦,所以才要减少规模,避免被发现。”林锐低声道,“他们两个都是俄罗斯人,叶莲娜在军方有关系,谢尔盖是地头蛇。有他们的帮助,基本上不会有太多问题。精算师带队,先回圣凯泽岛,我们去俄罗斯处理掉剩下的事情。把这个交给人,然后就结任务了。没有麻烦,没有耽搁,完成了就走。”“我觉得也是,人这该死的破任务,我算是看出来的,全都不是好干的。”桑德罗耸耸肩。小冯也点头道,“俄罗斯人嘴上是说要和私人军事进行更多合作,但实际上他们还是趋于保守的。再加上我们和美国人也有合作,所以他们并不信任我们,在很多事情上都防着我们。他们的活儿,是不太好做。”林锐点点头,“所以就更得让他们看看,我们的实力。否则以后我们很难跟他们合作。走吧,现在开始起,我们分道扬镳。你们由精算师带队,给我们做些掩护,然后你们直接回圣凯泽岛。剩下的我们处理。”队员们都点点头,然后开始分头行动。几天之后,在俄罗斯,福隆上校的办公室里突然来了几位没有预约的访客。福隆有些惊讶地看着来人,“是你?瑞克先生?”“是的上校。”林锐挥挥手,“请坐。这里是你的办公室,不必如此拘束。”“可是,你们找我有什么事,还有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”福隆皱眉道。“我们是走着进来的,放心,我们是从大门进来的,绝对不是翻窗户。”林锐笑着道,“这里的警卫,还有你门口那位秘书女士,都是很负责任的。”福隆摇头道,“我不明白,根据任务你们不是应该在保加利亚么,而且我们已经派出特工去接应了。可是你们怎么?”“我们怎么会来这里?”林锐笑了笑,“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第一次交易,所以,我决定给贵方留下一个好印象。所以决定,免费送货上门。”他伸手打了一个响指,谢尔盖把一张轮椅从外面推到了他的面前。轮椅上坐着的人正是埃米利乌斯。“这是……”福隆呆了一呆,突然苦笑着道,“好吧,我明白了。看来你对我们很不信任,所以才玩这么一手。”“信任是双方的,你们手下的人突然变节,害得我们几乎回不来。所以,我决定还是保守一点好。”林锐点点头道。“我听说了,是我们的两个特工的缘故。不过这件事我们还得调查。”福隆皱眉道,“毕竟死的是两个联邦安全局特工。”林锐挥挥手,从谢尔盖手中接过了两个手机放在桌上,推给了福隆上校。“这是你们那两位特工的私人电话,你可以拿去查查,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。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。我需要你立刻确认,然后我们银货两讫。”福隆摇摇头道,“瑞克先生,你听我解释。目前,联邦安全总局的编制为30万人,其组织规模和地位都直逼昔日克格勃。这之中难免也会出现一些害群之马,这是一次意外,并不能代表我们的态度。我们还是很希望跟你们合作的。”“了解了。不过,我们还是回到这件任务本身上来。人我已经帮你们带到了,而且送货上门,直接把人送到了你这里。”林锐耸耸肩,“我觉得这笔生意已经成了。”“好吧,我会确认任务的完成。”福隆叹了一口气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手机,输入了一连串密码,然后给林锐看了看。“你看,已经确认无误了。”“那就好。”林锐点点头,“现在人交给你了,我们另外有安排。再见。”“等一下瑞克先生,我知道你对这次任务很不满,你觉得我们没有尽到雇主方的责任。但是你也该明白,那是在保加利亚,不是在俄罗斯境内。”福隆摇头道。“不必解释,我们只关心任务,对任务之外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。你也没有必要跟我解释。”林锐微微一笑道。  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,林锐最近露出了一丝冷笑。和他想的一样,对方肯定已经有所警觉。这时,房间里的保镖做了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,他侧身靠在墙边,低声问了外面的一句。他的本意是想确认一下外面的状况,看看外面的四个保镖是否还在。但这很谨慎的一句说话声,却暴露了他的位置。窗外的林锐毫不犹豫地破窗而入,整个人随着窗户架和碎玻璃一起落尽房间。人还在地上,林锐手中的枪就开火了,那个保镖当场被爆头。而另一个保镖反应很快,立刻将埃米利乌斯遮挡在身后,然后持枪对着林锐一阵猛扫。林锐一个翻滚躲到了沙发后面,他当然不指望这真皮沙发能够为他挡,但这样至少能够遮住了对方的视线,使他借助遮挡,翻滚到了另一侧。外面的谢尔盖等人听到声音,也知道林锐动手了。香肠和谢尔盖破门而入。那个保镖立刻调转枪口对着门口一阵乱扫。林锐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贴着地面探出身体,连续两枪。这个角度,他根本看不到保镖的全身,当然保镖也看不到他。但是这并不妨碍,林锐这两枪连续击中了保镖的腿部。保镖惨叫着跪倒。林锐的腿一蹬地,用鲤鱼打挺的方式奋力将身体弹离地面,然后一枪命中这个保镖。桑德罗狠狠一拳砸在了埃米利乌斯的小臂上,将他持枪的手打开。然后谢尔盖等人也一拥而上,将埃米利乌斯摁倒在地。“抓住他了老大!”谢尔盖奋力将埃米利乌斯控制住,一边将他拽到桌子边上。“查证他的身份!”林锐低声道。“该死,他的指纹被毁了,不能识别身份。不过其他特征和人提供的资料一样,应该就是他了。”桑德罗低声道。“能确认么?”林锐皱眉道。“他的指纹是用酸碱液体腐蚀破坏的,只伤指纹,是很专业的手法。”桑德罗低声道,“一般人可不会这么做。”埃米利乌斯咬牙道,“你们不是人?听着,你们要多少钱都……”谢尔盖一拳打在他脸上,“老子就是人。”“堵住他的嘴,立刻走!”林锐按着耳机低声道,“精算师,外面的情况如何?”“你们惊动保安了,大批武装守卫正在赶来。”将岸沉沉声道,“从侧门离开,蛇眼他们会给你们掩护。”“收到。”林锐转身对谢尔盖和香肠做手势,“从二楼,侧面走。”谢尔盖和桑德罗开道,香肠用枪顶着埃米利乌斯跟着冲出去。他们没有走楼梯,因为大批武装守卫正在赶来。外面已经响起了蛇眼和叶莲娜的狙击枪声。几个冲在前面的守卫被连续击毙,这些武装守卫的防弹衣最多也就能防9毫米,遇上了狙击枪简直就像纸片一样容易被穿透。但这些武装守卫确实是经验丰富,立刻察觉到了蛇眼和叶莲娜的位置,纷纷隐蔽在一侧,举枪反击。不过他们的mp5冲锋枪还是射程受限,被两个狙击手完美压制。根本没人能够抬起头,更别说冲到建筑物周边了。借着这个机会,林锐等人把埃米利乌斯推到了后面的阳台。桑德罗和谢尔盖,先顺着绳索滑降下去,然后两个人在下面等着。香肠用枪逼着埃米利乌斯往下跳。埃米利乌斯当然挣扎着不肯乖乖就范。林锐根本不跟他废话,抬手一枪,将埃米利乌斯的耳朵打掉了半个。“人只要你活着就行,他们不在乎你是不是残废。”林锐看着他,将枪口移动到了埃米利乌斯的另一只耳朵。埃米利乌斯终于还是咬着牙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下去了。当然,他一落地,就被谢尔盖和桑德罗摁住,然后抓着一瘸一拐地埃米利乌斯向树林的方向撤离。林锐和香肠则跟在后面索降到了楼下,一边开枪掩护撤离,一边按着耳机低声道,“目标已经被抓获,执行撤离方案。”“明白,撤离方案启动。”疯马的声音低声道。一声巨大的爆炸,庄园的一侧围墙被炸塌,一辆大卡车从庄园外面猛然冲了进来。疯马和其他几个o2队员从车上持枪扫射,压制着庄园内的武装守卫,掩护其他队员撤离。谢尔盖和桑德罗率先撤出,将被抓获的埃米利乌斯推上了车,然后掩护狙击小组和林锐、香肠撤离。“烟幕掩护。”林锐冲到了围墙缺口处之后,低声喝道。车上的几个队员将烟幕榴弹发生了出去,在墙角位置形成了烟幕。这使得庄园内的守卫追击受阻。没有人愿意贸贸然地冲进这乱飞的烟幕之中,只能对着烟幕的位置拼命射击。“坐稳了!”疯马大声道,他猛然踩下油门,大卡车快速飞驰而去。林锐在车上喘息了一阵,低声道,“精算师,汇报小队的情况。”“小队无伤亡。三分钟之后,警方将抵达。很快他们将封锁这个区域,但到时候我们已经撤出了。他们封锁区域只能限制这些对我们的追击。”将岸回答道,“因为他们从抵达到封锁道路至少也必须在十几分钟之后。而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已经撤出了这片山区。在山下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换乘车辆。他们无法追踪我们。”“很好。”林锐微微松了一口气。转头看着谢尔盖低声道,“那家伙怎么样?”“从二楼跳下来的时候,好像崴了脚,其他应该没有问题。”谢尔盖低声道。埃米利乌斯挣扎着低声道,“我知道你们是雇佣兵,所以这件事情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解决。无论人出多少,我都可以出双倍的酬金。“留着你那些钱,买棺材吧。”谢尔盖皱眉道,“老子确实是在赚不干净的钱,就像是血洗的一样。但你的钱,用血都洗不干净。你这个该死的。”“我是一个战士。”埃米利乌斯咬牙大喝道,“宁愿战死也不屈服。”“把他的嘴给我堵上。”林锐厌恶地摆手道。“在把他交给雇主之前,别让这家伙沿途搞出乱子来。”  不过他们也多少有了一些发现,虽然对他们的刺杀任务说不上有帮助。将岸综合考虑了目前收集到的情报,做了一个总结。“嘉诺岛只有一个码头,而且肯定是重兵把守,我们当然无法从码头上岸。那么剩下的只有两种选择,一是从南部的沙滩登陆,二是从西北侧侵入。小岛南部的沙滩我觉得也并不保险。倒是西北部悬崖值得冒险,因为阿列克费洛维奇的庄园就在悬崖上部。我们无需穿越小岛的大部分地区就能直接从那里进入庄园。”“但那意味着我们要攀登近乎垂直的百米悬崖。除了谢尔盖,我们没人有这样的身手。”林锐摇头道。“还有一点我觉得可以利用。”将岸皱眉道,“这个小岛上并没有淡水资源,所以他们需要定期补充淡水。另外阿列克费洛维奇也是一个对生活品质很讲究的人,他喜欢红酒,喜欢意大利美食,和新鲜的水果。这就意味着,经常会有船去那个海岛。运送水和新鲜的蔬菜。”“这个我查过了,没有人去过那个岛,说明他们的补给是由他们自己的人运送上去的,一般人根本无法靠岸。除非我们能够混上他们的补给船。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补给船是那一艘。这个附近有很多个小城市和小港口。也有各种船只和游艇,每天都需要各种补给,可天知道那一艘船才是秘社的。退一步说,即便我们混上了船,到了他们岛上的港口。也是处在层层监视之下,我们怎么才能从船上下来,潜入岛上?”谢尔盖摇头道。“我也是这样的看法,如果要是这样,还不如我们自己找一艘船。趁夜摸上岛,还更安全一点。”疯马点头道。“好吧,还有一点,这个阿列克费洛维奇也不是一点无懈可击。他六十多岁,还是很喜欢女人,所以经常有人给他送女人上岛去寻欢作乐。我们查到了有几个皮条客专门做他的生意。”将岸低声道。“哦?这些人是什么来头?”林锐皱眉道。“根据调查,这些人都是西西里家族的背景,他们几乎垄断了此类生意。为一些花得起钱的富人,提供各种货色上乘的美女。”将岸回答道。“也就是说他们能上岛?”林锐皱眉道。“西西里是当地秘密结社的犯罪组织,在西西里岛,他们的势力极大。提供有偿保护,谋杀,领地统治以及帮派合作。甚至很多家族开始宣称其作为地方政府施政工具的地位。合作关系与有偿保护在和土地所有者之间是普遍存在的。需要土地所有者,但是同样的,土地所有者也需要。地方政府也常常串通在这种关系之间。阿列克费洛维奇作为一个外国人,要想在这里过得舒坦,也不能得罪这些地头蛇。但我估计这些人也未必能上岛,最多是把女人送到岛上。”将岸皱眉道。“我们或许可以把叶莲娜送上去。”疯马点头道。将岸苦笑着道,“不可能,那些人提供的美女都是久经训练的。她们知道男人需要什么,也知道怎么应付男人。叶莲娜冒充不来,她就连笑一下都觉得生硬,再加上她满手的枪茧子,一眼就能看出是个老牌。除非那些保镖都是瞎子,才会看不出问题。”“那你说这些不等于白说么?”谢尔盖皱眉道。“我的意思是,我们必须弄艘船,而这艘船是可以在那个岛屿周边活动,而不引起怀疑的。比如说,当地的游艇。当然我们也不能直接就这样开着游艇上岛。那样的游艇最多只能在周边活动,而不会引起周围巡逻守卫的警觉。”将岸拿过了一张地图道,“看看这里,在这个位置有一个礁圈。相对比较隐蔽,距离嘉诺岛也不远。我们可以在这个位置下锚停船。”“然后呢?”谢尔盖皱眉道。“潜水,用水下推进器带动。我们将在半个小时左右抵达嘉诺。”将岸指着地图,“只要我们避开这里的码头,找到合适的潜入点。就能在没有人知晓的情况下登岛。我已经调查过了,当地的一位大佬有开着游艇出海钓鱼的习惯。他的游艇没人敢拦,也没人敢问。即便是嘉诺岛的那些秘社守卫,也不敢在海上拦截盘问他。”“这可是个自找麻烦的事,你是要我们去偷他的游艇么?”疯马摇头道,“我对这些西西里多少了解一点,他们传统而且死要面子。我们这样做,会被看成是公然冒犯了他们的荣誉。我们刚偷他们的船,说不定他们就发动很多人来找麻烦了。”“听我说完,我并不是要冒着风险去偷他们的船,而是让俄罗斯人提供一辆完全一模一样的游艇,刷上相同的编号。只要骗过那些在嘉诺岛周边海域巡视的秘社守卫,让我们顺利抵达那个礁石圈就行了。”将岸低声道。林锐眯着眼想了想道,“然后,这艘藏在附近的游艇,也是我们撤离计划。”“是的。虽然俄罗斯人答应接应我们,但是我个人而言并不信任他们。所以这艘游艇藏在这个位置,可以成为我们撤离的备用计划。”将岸点头道。“而我们最适合登陆的位置是在嘉诺岛的这个位置,处于悬崖海滩之间的过度地带。这里不可能有固定守卫,相对安全,而且攀登难度较小。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是流动巡逻守卫。所以我们抵达这个区域之后,需要小心避开巡逻守卫。”“从地图位置上看这个区域位于岛屿的西侧,也就是说我们从这个地方登陆之后,最多十几分钟就能进入庄园的区域。”谢尔盖点点头道,“而且应该是在庄园的围墙之外,距离大门的位置很远。也意味着这里会是守卫相对薄弱的位置。”“是的。这是我认为目前最为稳妥的路线,如果不行,我还有一个备用计划。”将岸点头道。  永盈会:?一个礼拜以来,阿列克费洛维奇先生一直都有些焦躁不安,最近几天的脾气尤其大。其实也不怪他,换了是其他的任何人都会是一样。没有人会在得知自己成为刺杀目标之后,还能一切如常。他挥挥手,让身边的助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,然后转头看着坐在房间里的白手套怀特。“你真的认为他们已经知道了,而且正在准备对付我?”“别小看俄罗斯情报部门。”白手套怀特点点头。“我从来不小看他们,因为我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了解他们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摇头道。“非常了解。但我奇怪的是,既然他们这么厉害,你又是怎么得到他们要除掉我的消息的?”“也别小看我们。”白手套笑了笑。“我们在很多关键部门都有自己的人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冷笑了一声,“你好像很自信。”“是的。阿列克费洛维奇先生,你或许曾是克格勃特工,但已经时过境迁了。看看你这里,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万寿菊,黑胶唱片播放着古典音乐。现在谁还玩插花。谁还听这种音乐。先生,你在岛上太久,和外面完全脱节了。”白手套低下头嘲讽道。“但我依然是秘社之中最能赚钱的人之一。我必须提醒你,是我让组织的资产在十年内翻了无数倍。而且我依然控制着俄罗斯庞大的地下经济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冷冷地道。“不必提醒,我们都深知这一点。所以我才会来找你。”白手套怀特叹了一口气。“但你也别忘了,大公已经要求将整个组织的重心转向非洲。无论是军事还是经济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沉默了一会儿道,“我明白,但这需要时间。这么多年的经营,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撤出。而且我不想做得太绝,真要我领头掀起一场经济危机,趁势大举狙击卢布,导致俄罗斯经济崩盘,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。”“所以大公才要我来肯定这一点。”白手套耸耸肩。“肯定什么?”“你的忠诚,你是否依然忠诚于组织的理想。还是这么多年当个富家翁,已经让你认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了?”白手套怀特冷冷地道。他语气尖刻,一点儿礼貌也没有,一点儿规矩也不懂。“我当然忠诚与此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开口道,“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。”可白手套怀特打断道:“然而你并没有彻底执行大公的命令。”一阵冷冰冰的沉默。“我不想再谈了,我为组织服务这么多年。现在要我放弃一切,而我连大公是谁都没有见过。这简直有些可笑”阿列克费洛维奇冷笑道。“那就遗憾了。恕我直言,在我看来,你已经不再忠诚了。你明白,不再忠诚,就得死。”白手套站在窗户前,阴郁地凝视着外边的月光和远处的大海。这种侮辱使阿列克费洛维奇的双耳烧,处境尴尬,他们之间的情形令人感到可怕的羞辱。他的呼吸变得急促,忧虑和烦恼加剧。他陷入了困境,干脆闭口不语。他开始支支吾吾,手心都出汗了。他的房间里散着万寿菊的芳香,音乐还在放着,但他觉得自己正在跌入某个深渊。不过他并不担心,只是冷冷瞪视着白手套怀特。这里是他的地盘,凭白手套怀特一己之力,还翻不了天。他挥了挥手,几个手下立刻把白手套围了起来。“把怀特先生回住处,明天安排他离开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对自己的保镖们冷冷地道。“请把,怀特先生。”一个保镖用枪逼着白手套怀特。“看来,你已经决定了自己的命运。”白手套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。他笑了笑,“你可以把我关起来,但是我明天就会被释放,而且接管你手下的一切。还有,任何人要背叛秘社,都会付出代价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挥挥手,让手下押着白手套走了。“先生。白手套可是大公的亲信,秘社的高层。我们这样做是不是……”阿列克费洛维奇的贴身保镖低声在他耳边道。“你放心,我明白。我只是做出一个姿态而已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皱眉道,“你根本不明白。在俄罗斯我们现在还算是秘社所需要的,而一旦转到了非洲,我们的一切都会被剥夺。在秘社的眼中,我只是一个代理人,帮他们管理这些财产而已。在俄罗斯我们有人脉,有影响力。而到了非洲,我们就没有用了。我必须做出强硬姿态,最好能让大公出面,跟我们这些人坐下来谈。”“这样,能行么?”保镖有些忧虑地道。“但愿能行吧。”阿列克费洛维奇低声道。“看好了这个白手套。明天放他走,让他带话给秘社大公。我不是要背叛组织,我只是想得到更公正的待遇。另外让守卫们加强警戒,这几天我不想出事。”在庄园的西面,林锐等人已经绕过来两重岗哨,逐渐接近了庄园之中的大楼。“老大,我们上吧。他们的守卫有些分散,如果我们度够快,完全能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就得手。”谢尔盖低声道。林锐却低声道,“别急,再等等。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寻常。”“怎么了?”谢尔盖低声道,“这些岗哨位置和俄罗斯人提供的情报是相符合的。这说明情报一点都没有错。我们现在行动正是机会啊。”“正因为这里的情况和俄罗斯人提供的情报高度吻合,所以我才觉得有些不对劲。”林锐低声道。将岸看着他低声道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“福隆上校说过,这里的所有情报,都是他们的一个特工冒死打探来的。但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们提供的这些情报应该是半年前的,而现在却跟这里的情况完全吻合,没有一点偏差。这是不是不太正常。”林锐低声道。“你是说其中有诈?”将岸低声道。:。:  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,林锐最近露出了一丝冷笑。和他想的一样,对方肯定已经有所警觉。这时,房间里的保镖做了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,他侧身靠在墙边,低声问了外面的一句。他的本意是想确认一下外面的状况,看看外面的四个保镖是否还在。但这很谨慎的一句说话声,却暴露了他的位置。窗外的林锐毫不犹豫地破窗而入,整个人随着窗户架和碎玻璃一起落尽房间。人还在地上,林锐手中的枪就开火了,那个保镖当场被爆头。而另一个保镖反应很快,立刻将埃米利乌斯遮挡在身后,然后持枪对着林锐一阵猛扫。林锐一个翻滚躲到了沙发后面,他当然不指望这真皮沙发能够为他挡,但这样至少能够遮住了对方的视线,使他借助遮挡,翻滚到了另一侧。外面的谢尔盖等人听到声音,也知道林锐动手了。香肠和谢尔盖破门而入。那个保镖立刻调转枪口对着门口一阵乱扫。林锐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贴着地面探出身体,连续两枪。这个角度,他根本看不到保镖的全身,当然保镖也看不到他。但是这并不妨碍,林锐这两枪连续击中了保镖的腿部。保镖惨叫着跪倒。林锐的腿一蹬地,用鲤鱼打挺的方式奋力将身体弹离地面,然后一枪命中这个保镖。桑德罗狠狠一拳砸在了埃米利乌斯的小臂上,将他持枪的手打开。然后谢尔盖等人也一拥而上,将埃米利乌斯摁倒在地。“抓住他了老大!”谢尔盖奋力将埃米利乌斯控制住,一边将他拽到桌子边上。“查证他的身份!”林锐低声道。“该死,他的指纹被毁了,不能识别身份。不过其他特征和人提供的资料一样,应该就是他了。”桑德罗低声道。“能确认么?”林锐皱眉道。“他的指纹是用酸碱液体腐蚀破坏的,只伤指纹,是很专业的手法。”桑德罗低声道,“一般人可不会这么做。”埃米利乌斯咬牙道,“你们不是人?听着,你们要多少钱都……”谢尔盖一拳打在他脸上,“老子就是人。”“堵住他的嘴,立刻走!”林锐按着耳机低声道,“精算师,外面的情况如何?”“你们惊动保安了,大批武装守卫正在赶来。”将岸沉沉声道,“从侧门离开,蛇眼他们会给你们掩护。”“收到。”林锐转身对谢尔盖和香肠做手势,“从二楼,侧面走。”谢尔盖和桑德罗开道,香肠用枪顶着埃米利乌斯跟着冲出去。他们没有走楼梯,因为大批武装守卫正在赶来。外面已经响起了蛇眼和叶莲娜的狙击枪声。几个冲在前面的守卫被连续击毙,这些武装守卫的防弹衣最多也就能防9毫米,遇上了狙击枪简直就像纸片一样容易被穿透。但这些武装守卫确实是经验丰富,立刻察觉到了蛇眼和叶莲娜的位置,纷纷隐蔽在一侧,举枪反击。不过他们的mp5冲锋枪还是射程受限,被两个狙击手完美压制。根本没人能够抬起头,更别说冲到建筑物周边了。借着这个机会,林锐等人把埃米利乌斯推到了后面的阳台。桑德罗和谢尔盖,先顺着绳索滑降下去,然后两个人在下面等着。香肠用枪逼着埃米利乌斯往下跳。埃米利乌斯当然挣扎着不肯乖乖就范。林锐根本不跟他废话,抬手一枪,将埃米利乌斯的耳朵打掉了半个。“人只要你活着就行,他们不在乎你是不是残废。”林锐看着他,将枪口移动到了埃米利乌斯的另一只耳朵。埃米利乌斯终于还是咬着牙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下去了。当然,他一落地,就被谢尔盖和桑德罗摁住,然后抓着一瘸一拐地埃米利乌斯向树林的方向撤离。林锐和香肠则跟在后面索降到了楼下,一边开枪掩护撤离,一边按着耳机低声道,“目标已经被抓获,执行撤离方案。”“明白,撤离方案启动。”疯马的声音低声道。一声巨大的爆炸,庄园的一侧围墙被炸塌,一辆大卡车从庄园外面猛然冲了进来。疯马和其他几个o2队员从车上持枪扫射,压制着庄园内的武装守卫,掩护其他队员撤离。谢尔盖和桑德罗率先撤出,将被抓获的埃米利乌斯推上了车,然后掩护狙击小组和林锐、香肠撤离。“烟幕掩护。”林锐冲到了围墙缺口处之后,低声喝道。车上的几个队员将烟幕榴弹发生了出去,在墙角位置形成了烟幕。这使得庄园内的守卫追击受阻。没有人愿意贸贸然地冲进这乱飞的烟幕之中,只能对着烟幕的位置拼命射击。“坐稳了!”疯马大声道,他猛然踩下油门,大卡车快速飞驰而去。林锐在车上喘息了一阵,低声道,“精算师,汇报小队的情况。”“小队无伤亡。三分钟之后,警方将抵达。很快他们将封锁这个区域,但到时候我们已经撤出了。他们封锁区域只能限制这些对我们的追击。”将岸回答道,“因为他们从抵达到封锁道路至少也必须在十几分钟之后。而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已经撤出了这片山区。在山下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换乘车辆。他们无法追踪我们。”“很好。”林锐微微松了一口气。转头看着谢尔盖低声道,“那家伙怎么样?”“从二楼跳下来的时候,好像崴了脚,其他应该没有问题。”谢尔盖低声道。埃米利乌斯挣扎着低声道,“我知道你们是雇佣兵,所以这件事情可以有另外一种方式解决。无论人出多少,我都可以出双倍的酬金。“留着你那些钱,买棺材吧。”谢尔盖皱眉道,“老子确实是在赚不干净的钱,就像是血洗的一样。但你的钱,用血都洗不干净。你这个该死的。”“我是一个战士。”埃米利乌斯咬牙大喝道,“宁愿战死也不屈服。”“把他的嘴给我堵上。”林锐厌恶地摆手道。“在把他交给雇主之前,别让这家伙沿途搞出乱子来。”  林锐对谢尔盖使了一个眼色道,“你上车去,把人带下了。”谢尔盖点点头,上车把埃米利乌斯拽了下来,然后一把扯掉了他的头罩。“现在他是你们的了,看好点,逃了我们可就不负责了。”林锐冷冷地道。俄罗斯特工仔细查看了一下,然后相互点了一下头,对林锐道,“没错,就是他。把他交给我们,我们会让总部确认任务已经完成。”林锐微微皱眉,“你说什么?”“我说我们会让总部确认任务已经完成。你可以把人交给我们了。”那个俄罗斯特工点头道。听了这话之后,林锐却突然将埃米利乌斯推向了谢尔盖。看着那两个俄罗斯特工道,“看来计划真是不如变化快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那两个俄罗斯特工惊讶地道,“你是要把他交给我们么?”“私人军事公司发展到了今天,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,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运作系统,一切都有自己固定的规则。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们,我们正常是怎么运作的。这是一次不能记录在案的脏活儿,所以我们采用的是电子合约。我们完成了任务,把人交给你们,你们就必须立刻用唯一的认证码,确认我们这次任务已经成功,这样交易才会完成。这些都是约定好的。”林锐摇头道。“也许是上面觉得,我们先确认之后,才能完成交易。”俄罗斯特工低声道。“我这就打电话给他们,让他们进行确认。”“但这绝不是我们约定好的,我们约定好的情况不是这样的。”林锐摇头道,“所以我不得不怀疑,你们两个有问题。”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其中一个俄罗斯特工皱眉道,“我们上次见过面的。你们一到保加利亚,就是我们和你们在联系。我们能有什么问题?”林锐冷笑道,“是的,我们来的时候,确实是你们代表雇主跟我们联系的。但也许雇主并没有要求你们来完成交易。也许是你们并不可靠,也许是察觉到你们有问题,所以才委托了其他更可靠的人来完成交易。还有,原本的交易地点也不太可能变动,除非你们把准备在那里跟我们完成交易的特工干掉了。然后再设法让我们相信你们改换了交易地点。”“这根本不可能,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一个俄罗斯特工耸耸肩道。“我想是因为钱。毕竟埃米利乌斯能给你们的钱,比你们的薪水要高太多了。我们犯了一个错误,在原定地点没有等到人之后,我承认我们有些太急躁了。所以才会给你们以可乘之机。人都会有先入为主的概念,毕竟你们是我们在保加利亚一开始的联系人,我当时也并没有多想。也没有想到你们有变节的可能。”林锐盯着这两个俄罗斯特工低声道。“但你们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,你们不知道确认任务完成的认证码。”“我说了,认证码在我们的上级那里。”俄罗斯特工有些紧张地道。“这不合规矩。而且还有一个破绽,因为按照要求,你们在见到目标之后应该更仔细地检查他,以防我们抓错了人,或者是其他人冒充的。但你们只是随意看了看,就马上确认他是埃米利乌斯。他整过容,消除过指纹,这些疑点你们都不去注意,就下肯定判断。那么,只能说明一点。那就是,除非你们已经知道他就是真的。谁能知道这一点呢?俄罗斯特工肯定不能,他们肯定要检查一下才能确认。而只有埃米利乌斯的人,才会非常肯定他们老大被绑走了。”林锐冷冷地道。“你一定是在开玩笑。”俄罗斯特工尴尬地道。“你觉得我们是在开玩笑么?我还知道,你们之前中断通讯,是为了避免我们向俄罗斯情报部门查证是否改换了交易地点。另外,现在你们这样有恃无恐。是因为你们应该在周围布下人手了吧?”林锐盯着这两个俄罗斯特工道。终于其中一个俄罗斯特工低声道,“好吧,我承认这是一个圈套,但是我们没必要这样剑拔弩张。我们可以和平解决。我们是在偷偷为埃米利乌斯干活,我们可以给你一笔钱,甚至比你们的任务报酬还高。你们就说,这次任务失败了。又能怎么样?我们可以向上面汇报,说是抓到的埃米利乌斯,但又被他那些同伙抢回去了。我们还牺牲了两位同僚。大家相安无事,彼此闷声发财。有什么不好?如果埃米利乌斯的人到了,你们未必有胜算。”“没错。”林锐低声道,“所以,我们得立刻离开,至于你们……”那两个俄罗斯特工立刻拿出了对着林锐道,“放开人,否则你们都要死。”林锐微微一笑,伸出了手,让两个特工看清他手里没有武器。“别紧张。紧张了,就会容易犯错,这种时候犯错,是很容易致命的。”林锐低声道。“劳您费心,我们不会犯错的。”俄罗斯特工冷笑道。“知道怎么最快杀人么?那就是瞄准眉心,一枪击中之后,会直接洞穿脑部,毁掉控制运动的脑部神经。被击中的人就连动一下手指的力量都没有。”林锐笑了笑,继续低声道。俄罗斯特工皱眉道,“我瞄得很准。相信我。我的射击水平相当好,这个距离是完全可准确爆头的。现在把人交给我们,立刻!”但是这个俄罗斯特工的话还没说完,就中枪了,前额一个弹孔正中他的眉心,的冲击力直接在他的后脑爆出一团血花。几乎是同时,另一个俄罗斯特工的额头同样中枪。两个人瘫软子在了地上,身体甚至都没能抽搐一下,就直接死了。林锐从耳朵上摘下了通讯器,对着地上的尸体嘲讽地摇摇头道,“你好像误会了,我刚才是在对我的队员说话,而不是在跟你说话。”他转过头,对着远处伸出拇指,干得好叶莲娜。你也是,蛇眼,这一枪真准。”  “你怎么从他们身上看出破绽的?要是我说不定就把人交给他们了。”谢尔盖小声道。“是他们自己露了马脚。”林锐皱眉道,“不过现在情况变得更糟了,我们得找地方藏身。然后让总部联系雇主,告诉他们这两个特工已经被收买变节,让他们重新确定交人的地点。”“可是这样的话,我岂不是又要在这里耽搁几天?”疯马皱眉道。“瑞克,夜长梦多啊。”“没错,所以我们一点都不会耽搁,在他们重新确定交人地点的同时,我们不会停下。我跟叶莲娜和谢尔盖进入塞尔维亚,并且通过阿拉丁的关系网,偷偷进入俄罗斯。跟俄罗斯情报部门在俄罗斯境内完成交接。”林锐点头道。“你是说先抛出一个幌子?”将岸皱眉道,“让所有人都以为我们还在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的边境附近。但其实我们直接绕道进入俄罗斯,把这个家伙交给人?来个暗度陈仓。”“没错。”林锐点点头道,“我们再在这里等下去不明智,但是我们更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。阿拉丁在欧洲东南部有很大的走私交易网。大量武器就是这样被他倒卖到非洲和中东的,所以我们通过他的关系,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俄罗斯。”“好吧。”将岸点点头道,“这看来是我们目前最稳妥的办法了。毕竟带着埃米利乌斯,我们根本不可能走正常途径了。那些的残余势力从来不在明面上,而在暗中,也许到处都有他们的眼线。不过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戏弄雇主了?”“他们已经把我们坑得够苦了,况且我们也没有戏弄他们,而是提供更好的服务,直接送货上门,免提取。”林锐耸耸肩。“不过我们要分开行事了,我和叶莲娜、谢尔盖押送埃米利乌斯去俄罗斯,你们其他人先撤。”“这不好吧?”疯马皱眉道。“如果遇到麻烦,你们三个能应付么?”“正因为我们不想遇到麻烦,所以才要减少规模,避免被发现。”林锐低声道,“他们两个都是俄罗斯人,叶莲娜在军方有关系,谢尔盖是地头蛇。有他们的帮助,基本上不会有太多问题。精算师带队,先回圣凯泽岛,我们去俄罗斯处理掉剩下的事情。把这个交给人,然后就结任务了。没有麻烦,没有耽搁,完成了就走。”“我觉得也是,人这该死的破任务,我算是看出来的,全都不是好干的。”桑德罗耸耸肩。小冯也点头道,“俄罗斯人嘴上是说要和私人军事进行更多合作,但实际上他们还是趋于保守的。再加上我们和美国人也有合作,所以他们并不信任我们,在很多事情上都防着我们。他们的活儿,是不太好做。”林锐点点头,“所以就更得让他们看看,我们的实力。否则以后我们很难跟他们合作。走吧,现在开始起,我们分道扬镳。你们由精算师带队,给我们做些掩护,然后你们直接回圣凯泽岛。剩下的我们处理。”队员们都点点头,然后开始分头行动。几天之后,在俄罗斯,福隆上校的办公室里突然来了几位没有预约的访客。福隆有些惊讶地看着来人,“是你?瑞克先生?”“是的上校。”林锐挥挥手,“请坐。这里是你的办公室,不必如此拘束。”“可是,你们找我有什么事,还有你们是怎么进来的?”福隆皱眉道。“我们是走着进来的,放心,我们是从大门进来的,绝对不是翻窗户。”林锐笑着道,“这里的警卫,还有你门口那位秘书女士,都是很负责任的。”福隆摇头道,“我不明白,根据任务你们不是应该在保加利亚么,而且我们已经派出特工去接应了。可是你们怎么?”“我们怎么会来这里?”林锐笑了笑,“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第一次交易,所以,我决定给贵方留下一个好印象。所以决定,免费送货上门。”他伸手打了一个响指,谢尔盖把一张轮椅从外面推到了他的面前。轮椅上坐着的人正是埃米利乌斯。“这是……”福隆呆了一呆,突然苦笑着道,“好吧,我明白了。看来你对我们很不信任,所以才玩这么一手。”“信任是双方的,你们手下的人突然变节,害得我们几乎回不来。所以,我决定还是保守一点好。”林锐点点头道。“我听说了,是我们的两个特工的缘故。不过这件事我们还得调查。”福隆皱眉道,“毕竟死的是两个联邦安全局特工。”林锐挥挥手,从谢尔盖手中接过了两个手机放在桌上,推给了福隆上校。“这是你们那两位特工的私人电话,你可以拿去查查,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。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。我需要你立刻确认,然后我们银货两讫。”福隆摇摇头道,“瑞克先生,你听我解释。目前,联邦安全总局的编制为30万人,其组织规模和地位都直逼昔日克格勃。这之中难免也会出现一些害群之马,这是一次意外,并不能代表我们的态度。我们还是很希望跟你们合作的。”“了解了。不过,我们还是回到这件任务本身上来。人我已经帮你们带到了,而且送货上门,直接把人送到了你这里。”林锐耸耸肩,“我觉得这笔生意已经成了。”“好吧,我会确认任务的完成。”福隆叹了一口气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手机,输入了一连串密码,然后给林锐看了看。“你看,已经确认无误了。”“那就好。”林锐点点头,“现在人交给你了,我们另外有安排。再见。”“等一下瑞克先生,我知道你对这次任务很不满,你觉得我们没有尽到雇主方的责任。但是你也该明白,那是在保加利亚,不是在俄罗斯境内。”福隆摇头道。“不必解释,我们只关心任务,对任务之外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。你也没有必要跟我解释。”林锐微微一笑道。  不但如此,安全主管还刻意交代下去,今天无论遇到什么可疑情况,都不要在意,更不能因此而拉响警报。这位主管的想法也是对的,毕竟这些雇佣兵能够受到俄罗斯政府雇佣,肯定也不是什么善茬。如果惊动了他们,反而容易被他们逃掉。还是小心布好局,最好一起收网,才能把他们全都消灭。否则这些佣兵逃散了,反而更难对付。他们躲在暗处,针对埃米利乌斯的刺杀袭击,也许就会没完没了。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,杰克逊骗了他。今天根本就是不是什么测试,而是一次真正的进攻行动。而且就在这段时间之内,那些雇佣兵已经进入了庄园内部。甚至已经逼近大楼了。他还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埃米利乌斯这只老狐狸,从来不相信任何人。这一点作为他手下的安全主管也很明白,也能理解,处于他的地位,行事必须小心谨慎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能够活到现在,和他同时代的很多知名,都已经命丧黄泉。而他却依然在保加利亚的庄园之中活得非常潇洒。林锐和队员们已经穿过河边那片夜雾缭绕的小树林,靠近了庄园之中的主建筑。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建筑,和很多欧洲建筑一样,古老而坚固。林锐带队绕开了巡逻队,来到了侧翼,这里很少有人经过,正便于他们行动。香肠将锚枪发射到了建筑上方,然后几个人分别将几条坚固的尼龙绳扣在腰间,借助绳索向上攀爬。很快他们攀上了后方的阳台。林锐坐了一个手势,让队员们靠在两侧。谢尔盖用他灵巧的双手打开了阳台的门锁,然后一闪身跨进屋内,他端着枪,转身扫视了一下房间内,低声道,“安全。”小队成员从那个房间出来,端着枪一步步向楼梯靠近。林锐忽然他感到一丝异样,似乎让他心里微微一跳,凭着多年的临场经验,他知道这是对手的目光射线在后背引起的异样感觉,而同时也必将有一支乌黑的枪口正在瞄准你的后背。当这种感觉被传达到大脑并由大脑作出判断的同时,林锐已经开始行动了,他猛地扭转身,与此同时。他听见了一声装了消音器的沉闷的枪声,来不及感觉到痛,就见从楼梯一侧走来的一个武装守卫瘫软倒地了。倒下去的匪徒身后,露出香肠端枪的身影,林锐松了一口气,对他点了一下头。指指自己又指指楼梯,示意自己先上楼,香肠也微微点头表示同意。楼上有很多间一模一样的房间,林锐一间一间向前寻视着。他发现一个房间的门微微半开着,不禁暗自好笑,这点小把戏简直太幼稚了。一转身,抵到墙边。猛地飞起一脚将门踢得大开,躲在门后的人被撞倒,没有等他发出喊叫来。林锐从腰间抽出匕首,向门板狠狠刺去,匕首深深地陷人门板里,也扎进躲在门后的匪徒的咽喉处。握着匕首的手还未及抽回,另一匪徒端着枪从楼梯上跑了过来。林锐另一只手从腋下拔出装有消声器的,在对方还没有扣动扳机之前结果了他的性命。然后一个翻滚躲进了邻近的房间。有一个秃头发的匪徒举着一支mp5冲锋枪走到门边,他刚才像是忽地听见一阵动静,于是循声走进屋内,但是里面却空无一人。他迟疑了一下,端着枪赶到窗前张望看看窗外是不是有人。但是楼下空地上并没有人。跑到哪儿去了呢?这个问题他还没来得及想清楚,他光秃秃的头上便挨了致命的一脚,连人带枪翻下楼去。林锐赶到窗前,看见秃顶已经被摔成了一团分不清是人是肉的烂泥。其他几个人的行动似乎要比林锐顺利得多,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,就径直摸到了埃米利乌斯的房间门口。“什么人?”守在房间外面的几个保镖听到声音皱眉问道,一边他们的手已经摸向了腰间的枪套。没有回答,只有一个硬物滚落到了他们的脚下,赫然是一个手雷。这保镖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转身扑倒在地。这是本能反应,谁也不会直挺挺地站在那里,等着被手雷炸死。但诡异的是,手雷并没有爆炸,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。楼梯拐角处已经闪出了几条人影。和他们缠斗在了一起。香肠此时正和一个大块头的匪徒纠缠在一起。正当香肠举枪冲过来的时候,这个匪徒从背后抱住了他,两人开始近身肉搏。匪徒的个头太大,而香肠也并不以近身战斗见长,渐渐被压在下风,情急之中,他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深深刺进匪徒的心脏,血顺着匕首从他胸前喷涌而出,溅了他满手。就这么简单,顷刻之间这个大块头就奄奄一息,倒地而亡了。原来生死之间只是一线相隔。正在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谢尔盖和桑德罗也已经解决了其他几个保镖,然后顺势从地上拿起那个没有拉开弦的手雷。“这一招简直百试不爽。”谢尔盖玩弄着那颗手雷,看着香肠低声道。“多学着点,小子。”香肠一阵尴尬。他是爆破专家不错,但是比起心狠手辣来,跟这个佬还是没得比。谢尔盖这个家伙也不是很擅长格斗,但是他下手确实是又快又够狠。通常对方一愣神的功夫,能被他连捅好几刀,而且刀刀都在致命处。谢尔盖伸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耳机,给林锐发信号。他们刚才这一折腾,房间里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。现在房间里的人肯定都在盯着门口。正是林锐下手的好时机。林锐已经借着这个时机从建筑外面攀爬到了房间的窗台外面,房间里的灯已经亮起。因为窗户关着,加上有窗帘存在,里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他就站在窗外。林锐敏锐地听到,房间内的一声轻响,他知道这是拉开枪机的声音,听声音,应该是mp5,或者是其他欧洲产的冲锋枪。显然刚才谢尔盖和香肠等人虽然没有发出枪声,但他们造成的动静,已经导致房间里面的人足够戒备。而林锐等的就是这样的效果。  ?正当他要失去理智时,林锐注意到了队员的目光都聚焦在不远处草坪上的一块什么东西上。WwW.⒉林锐费力地眨了眨眼睛,这才现一个伤痕累累,血迹斑斑的尸体横卧在一旁的一块岩石上。林锐跑到尸体旁边,现地上的尸体竟然是一个黑人队员!这个黑人的脸上沾满了斑驳的血迹,他的肚子被彻底打烂了,里面的器官散落了一地。“我警告过他了,离会面的草坪远一点。”谢尔盖艰难地清了清嗓子,一顿一顿艰难地说道,“我也不希望他受到什么伤害。”林锐紧紧咬着牙.但是他知道谢尔盖也不是先知,也不可能知道这些武装守卫会突然冲出两辆巡逻车来。这种临时遭遇,本就是战场上始料不及的未知因素。但这次,他们却被这次意外遭遇害惨了。“你看见他是怎么中弹的了吗”林锐强忍住心中的悲愤,抬起头来问道谢尔盖。谢尔盖摇了摇头:“当时打乱了,我没有看到。”“我看到了,是那辆突击车干的好事。那辆车现了我们,他试图把车引开,但是失败了。”饼干低着头喃喃道,他呆呆地注视着同伴四溅在地上的内脏,“一阵扫射,像是猛地把他推到地上,他的肚子炸开了花。”“我听到了他开火的枪声。”谢尔盖说道,“但是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太迟了。”林锐站起身来,低声道,“这里还有没有受伤的人了”谢尔盖摇了摇头。“精算师,你听到了吗,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”林锐在通讯频道里低吼道。“一个队员身负重伤,情况不容乐观。包括他在内共有三个受伤,就一个伤势严重,其他人都安然无恙。谢尔盖那里怎么样了”将岸问道。“他们被突袭了,有个队员就死在我面前。”林锐低声道。“更多人没有受伤就已经是万幸了。老大,我认为我们必须马上撤离这个鬼地方,那些混蛋们随时可能掉过头来冷不防杀我们一个回马枪。”谢尔盖低声道。“他们有上百人。刚才突然遭遇,大家都打懵了,要是等他们缓过来,意识到我们只有这点人,我们就完了。“不能同意。”林锐压低了声音,“即便是我们现在就撤退,也逃不了多远。他们已经被惊动了,岛上其他的守卫也是。如果我们现在撤,就会在撤退的过程之中,被他们射杀在海滩上。”“妈的!”谢尔盖咒骂道,“好吧,那我们怎么办?”林锐摘下自己的帽子,注视着倒在地上的那个队员,这名o2紧紧地握着手中的自动,林锐知道是他在第一时间现那些该死的武装守卫。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,为自己的战友们引开了突击车,否则后果将会更加严重。林锐尽力压制住内心自责自怨的念头,和谢尔盖一样他已经为保护队员们做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。这个队员是第一个在嘉诺岛上的战斗中牺牲的队员,不过;林锐希望他也是最后一个,同时他心里也清楚,这次刺杀已经从一次偷偷摸摸的暗杀,变成了一次更加血腥战斗,才刚刚开始——如果处理不当,更大的伤亡,更多的失败也许会接踵而来。“先缓一缓,帮伤员包扎一下,快一点!”林锐低声怒吼道。“我们得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有所行动。”香肠紧抱着怀里的紧急医疗箱,快步到伤员的身边,他把医疗箱放在脚边,然后,包扎那些受伤的弟兄。“快给我拿一块敷布来!”香肠小心翼翼地解开了一个队员的衣服,胸口有个弹孔,皮肤已经深深陷了下去,上面沾满了这个队员的鲜血。撕开衣物之后,香肠按着队友胸膛上棕色的毛,在他的前胸现了两个仍在不断出血的小洞,他的一个肺被击穿了。同伴递给香肠一块薄薄的网眼敷布,但他却停下了手,因为这个队员的呼吸已经停止了。香肠将手伸到他的颈动脉上,然后黯然地摇头。“该死的。”精算师将岸愤怒地一拳砸在地上。“老大,受伤的队员又死了一个。”香肠的声音从林锐的通讯器里响起。“抱歉,老大。我们原本计划的突然袭击,都让我给搞砸了。”谢尔盖低声道。“别说了,我们现在来不及自我检讨。除非我们能够持续给对方足够的压力,否则这些武装守卫很快会意识到我们人数不多。”林锐低声道,“真到了这个地步,我们就彻底完了。谢尔盖,我要你带着这些弟兄们,继续行动。以最大火力攻击他们的防线,给他们足够的压力。”谢尔盖点点头。林锐按着耳机低声道,“香肠,你之前安装的怎么样了?”“四处,但是距离庄园的主建筑有段距离,即便是现在引爆也不会起太多效果。”香肠低声道。“我不这么看,他们马上会从我们的火力情况判读出我们的人数,很有可能会尝试着冲上来。到时候引爆那些,这会让他们得出我们可能有重武器的判断,从而限制他们的突击车再肆无忌惮地冲出来。”林锐低声道。“明白了。”精算师将岸低声道,“我们该怎么做?”“精算师,你带着你的人继续在侧翼。如果敌人逼近,就跟他们交火。而且是主动交火,密集火力。等他们一退,就立刻停火。造成我们是为了困住他们的假象。这会让他们有一种被包围了的恐慌。即便他们人数多,但他们目前毕竟不不知道我们的具体数量。我和桑德罗游走他们的后方,如果他们在哪一个位置都面临打击的话,会很自然产生被包围的感觉。”林锐低声道。“只要他们生乱,我们接下来就好办多了。一旦他们认为自己被包围了,就会设法突围逃走。他们的防御行动就会被打乱。而我们就有机会突入其中,解决掉阿列克费洛维奇。”将岸低声道。  俄模特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拍“观观照” 网友怒了_新闻频道_本网苹果首席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[jì huá]官乔纳森-艾维将告退[gào tuì] 疑似被倾轧[qīng zhá]!处置赏罚[shǎng fá][chù zhì chéng fá]食物[shí wù]清静[qīng jìng][píng jìng][níng jìng]假话[jiǎ huà]的关头在哪儿-中原[zhōng yuán]质量新闻网宋慧乔宋仲基已经完毕离别赞成[zàn chéng] 满堂细节在调整[diào zhěng]中刘昊然给粉丝捐钱[juān qián]治病暖到巨匠,原来这届的偶像照旧值得粉的!正式开抢!杜兰特跳出条约[tiáo yuē],并在纽约已采办新居[xīn jū],谜底越来越近了奶粉禁用入口奶源 国产的奶粉更让人放心[fàng xīn]茅台股价破千元|但在27年前,A股就已有两只千元股,最高到3550元  永盈会:不但如此,安全主管还刻意交代下去,今天无论遇到什么可疑情况,都不要在意,更不能因此而拉响警报。这位主管的想法也是对的,毕竟这些雇佣兵能够受到俄罗斯政府雇佣,肯定也不是什么善茬。如果惊动了他们,反而容易被他们逃掉。还是小心布好局,最好一起收网,才能把他们全都消灭。否则这些佣兵逃散了,反而更难对付。他们躲在暗处,针对埃米利乌斯的刺杀袭击,也许就会没完没了。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,杰克逊骗了他。今天根本就是不是什么测试,而是一次真正的进攻行动。而且就在这段时间之内,那些雇佣兵已经进入了庄园内部。甚至已经逼近大楼了。他还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埃米利乌斯这只老狐狸,从来不相信任何人。这一点作为他手下的安全主管也很明白,也能理解,处于他的地位,行事必须小心谨慎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能够活到现在,和他同时代的很多知名,都已经命丧黄泉。而他却依然在保加利亚的庄园之中活得非常潇洒。林锐和队员们已经穿过河边那片夜雾缭绕的小树林,靠近了庄园之中的主建筑。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建筑,和很多欧洲建筑一样,古老而坚固。林锐带队绕开了巡逻队,来到了侧翼,这里很少有人经过,正便于他们行动。香肠将锚枪发射到了建筑上方,然后几个人分别将几条坚固的尼龙绳扣在腰间,借助绳索向上攀爬。很快他们攀上了后方的阳台。林锐坐了一个手势,让队员们靠在两侧。谢尔盖用他灵巧的双手打开了阳台的门锁,然后一闪身跨进屋内,他端着枪,转身扫视了一下房间内,低声道,“安全。”小队成员从那个房间出来,端着枪一步步向楼梯靠近。林锐忽然他感到一丝异样,似乎让他心里微微一跳,凭着多年的临场经验,他知道这是对手的目光射线在后背引起的异样感觉,而同时也必将有一支乌黑的枪口正在瞄准你的后背。当这种感觉被传达到大脑并由大脑作出判断的同时,林锐已经开始行动了,他猛地扭转身,与此同时。他听见了一声装了消音器的沉闷的枪声,来不及感觉到痛,就见从楼梯一侧走来的一个武装守卫瘫软倒地了。倒下去的匪徒身后,露出香肠端枪的身影,林锐松了一口气,对他点了一下头。指指自己又指指楼梯,示意自己先上楼,香肠也微微点头表示同意。楼上有很多间一模一样的房间,林锐一间一间向前寻视着。他发现一个房间的门微微半开着,不禁暗自好笑,这点小把戏简直太幼稚了。一转身,抵到墙边。猛地飞起一脚将门踢得大开,躲在门后的人被撞倒,没有等他发出喊叫来。林锐从腰间抽出匕首,向门板狠狠刺去,匕首深深地陷人门板里,也扎进躲在门后的匪徒的咽喉处。握着匕首的手还未及抽回,另一匪徒端着枪从楼梯上跑了过来。林锐另一只手从腋下拔出装有消声器的,在对方还没有扣动扳机之前结果了他的性命。然后一个翻滚躲进了邻近的房间。有一个秃头发的匪徒举着一支mp5冲锋枪走到门边,他刚才像是忽地听见一阵动静,于是循声走进屋内,但是里面却空无一人。他迟疑了一下,端着枪赶到窗前张望看看窗外是不是有人。但是楼下空地上并没有人。跑到哪儿去了呢?这个问题他还没来得及想清楚,他光秃秃的头上便挨了致命的一脚,连人带枪翻下楼去。林锐赶到窗前,看见秃顶已经被摔成了一团分不清是人是肉的烂泥。其他几个人的行动似乎要比林锐顺利得多,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,就径直摸到了埃米利乌斯的房间门口。“什么人?”守在房间外面的几个保镖听到声音皱眉问道,一边他们的手已经摸向了腰间的枪套。没有回答,只有一个硬物滚落到了他们的脚下,赫然是一个手雷。这保镖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转身扑倒在地。这是本能反应,谁也不会直挺挺地站在那里,等着被手雷炸死。但诡异的是,手雷并没有爆炸,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。楼梯拐角处已经闪出了几条人影。和他们缠斗在了一起。香肠此时正和一个大块头的匪徒纠缠在一起。正当香肠举枪冲过来的时候,这个匪徒从背后抱住了他,两人开始近身肉搏。匪徒的个头太大,而香肠也并不以近身战斗见长,渐渐被压在下风,情急之中,他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深深刺进匪徒的心脏,血顺着匕首从他胸前喷涌而出,溅了他满手。就这么简单,顷刻之间这个大块头就奄奄一息,倒地而亡了。原来生死之间只是一线相隔。正在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谢尔盖和桑德罗也已经解决了其他几个保镖,然后顺势从地上拿起那个没有拉开弦的手雷。“这一招简直百试不爽。”谢尔盖玩弄着那颗手雷,看着香肠低声道。“多学着点,小子。”香肠一阵尴尬。他是爆破专家不错,但是比起心狠手辣来,跟这个佬还是没得比。谢尔盖这个家伙也不是很擅长格斗,但是他下手确实是又快又够狠。通常对方一愣神的功夫,能被他连捅好几刀,而且刀刀都在致命处。谢尔盖伸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耳机,给林锐发信号。他们刚才这一折腾,房间里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。现在房间里的人肯定都在盯着门口。正是林锐下手的好时机。林锐已经借着这个时机从建筑外面攀爬到了房间的窗台外面,房间里的灯已经亮起。因为窗户关着,加上有窗帘存在,里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他就站在窗外。林锐敏锐地听到,房间内的一声轻响,他知道这是拉开枪机的声音,听声音,应该是mp5,或者是其他欧洲产的冲锋枪。显然刚才谢尔盖和香肠等人虽然没有发出枪声,但他们造成的动静,已经导致房间里面的人足够戒备。而林锐等的就是这样的效果。  惆怅[chóu chàng]逆流成河更名怎么回事 惆怅[chóu chàng]逆流成河更名理由  美股境遇[jìng yù]重挫;人社部通告[tōng gào]天下各地域[dì yù]月最低人为[rén wéi]尺度[chǐ dù]情形[qíng xíng][qíng kuàng] 新京报财经早参 - 财经 - 新京报网  ?回到了临时住处,谢尔盖小声道,“秘社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么?”“很难说,但是他们和很多俄罗斯寡头有关是真的。..而那些真正能被称为寡头的人,都是跺跺脚能地震的人物。”林锐皱眉道,“而且这也很符合秘社的做派。他们对非洲小国这样的事情做得多了,只是没想到他们连俄罗斯都敢下手。”“如果是真的,太糟了。”叶莲娜低声道,“不光是指我们,还有俄罗斯这个国家。我还记得98年时候的样子。当时,由于卢布贬值很多俄罗斯人开始囤积食物和日常家电,还有些人尝试购买外汇。卢布急剧贬值70%,联邦政府还拖欠了400亿美元外债,俄罗斯人的存款损失近一半,整个金融体系和经济运行几乎陷于瘫痪。所有人脸都没有笑容,银行自动柜员机前排起的长队。而同样在莫斯科瓦坎西集市,近千名失业的莫斯科人也在排起长队。我当时还小,只记得这些。”“关键还有非洲,秘社在这巨大的财富注入之后,非洲将无人可挡他们的崛起。”林锐低声道,“说实话,这简直糟透了。但不可否认,他们的强大。”“老大,你觉得银狼会答应么?”谢尔盖低声道。“不知道。”林锐老老实实地道,“如果是我的话,抛去其他问题,单从公司的利益考虑,不会接下这个任务。因为我真的不认为除掉几个人,能破坏秘社的全盘计划。不如更加稳妥的选择其他方式,那怕是稍退一步。”“不是吧,老大,我觉得拼一把也还是有用的,万一能够阻止或者延迟秘社的崛起呢?”谢尔盖皱眉道,“我们总不能放弃希望啊。”林锐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,“我们等一天,看看银狼怎么决定吧。”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,银狼米歇尔居然在第二天并没有给他们任何消息。这其实有些反常,因为不管是答应接受这个任务,还是拒绝。他总要有个态度,但这样保持沉默又算是怎么回事?直到第三天,他们才接到了银狼的电话。“喂,银狼?”林锐按着通讯器道,“我们一直在等你的电话。”“是的,我知道。”银狼沉默了一下道,“你们的情况如何?”“我们很好,任务已经完成了。不过福隆他有没有跟你说过,接下来的那单生意?”林锐皱眉道。“接到了,我为此犹豫了很久。”银狼叹了一口气道,“说实在的,他给我们的信息真是令人惊讶,我却丝毫不意外。看来秘社的总部真的要在非洲扎根了。”“那么你的意见是什么?”林锐问道。银狼平静地道,“只要价钱合适,我接了。我对那些俄罗斯寡头也没有什么好感。再说如果能够成功遏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永盈会yyh009
Email: 1586171493@qq.com
QQ: 1586171493
网址: www.cnwdjg.com